高若勒的前言

我第一次看到《坏女孩》是在1988年,这种“女人”在当时的中国并不正式地存在。而在法国,这些照片有一部分曾以化名发表在《他》(LUI)这本杂志上,但这本杂志相对于当时出现的越来越赤裸裸的成人影像,已经显得非常过时。

我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些“坏女孩”——她们不全都是女孩——为了她们那种有毒性的美,一种令人不安可是又甜美的身份,明显是小说里的虚构人物,也像是从油画里逃出来的。她们的典型东方眼、柔软光滑的皮肤,好像巴尔蒂斯画中的女主角的姐妹。但最重要的是,她们是她们自己,在摄影师面前扮演她们自己的角色,或摄影师安排给她们的角色。

二十年过去了,这些女孩没有增添一丝皱纹。她们仍旧径直地触动着我:她们依然神秘,调皮如初,从未这样献身,却又躲避。这些相纸上、光影中的女孩,穿着或脱着精心挑选的衣服,她们肯定自己,却又不多透露,以免我们看穿她们:她们依然是图像,幸运的是,不是一般人印象中的年画图像一样的漂亮、乖巧。但其实,她们是真的很乖,因为她们自我承担,以摄影师才有的勇气,坦然地表现出身体和欲望、性感和优雅。这是一种简单的优雅,却通过体态、举止、放纵而紧致的身体的意味得以美化。

这些坏女孩有某种隽永的东西,没有年份的。她们即刻成为了一种“女人味”的代表性形象,似乎立即与情色之许诺建立了对话。她们顽皮地供人观看,同时,适宜地遮掩以挑起欲望,或色欲。翻阅她们的名字,细叨她们各自的特点,触碰她们的独特性,如同穿梭于相互交错却从未相汇的不同“世界”。

在张海儿通过他直接而细腻的手法来探索那个时代周围现实的典型的黑白风格,和更具画意的彩色构图之间,有一个遍布着多花样美女的精神世界。在某种意义上,这却又是不真实的美女,因为,她们只不过是摄影的幻象,是拒绝与献出,是展露却又让人失落,是依赖于现实而又无物质性的肖像。

也许正是所有这些,让我自发地喜欢上这些《坏女孩》,她们骤然显得卓越。无论如何,是所有这些让我仍旧喜欢她们,以一种也许更加清醒的方式。

 

克利斯提昂·高若勒 VU’图片社创办人,著名国际摄影策展人 巴黎 2012年5月

       
 
             
张海儿
               
 
             
 
             
4色印刷
21x14cm
9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