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马,精, 神,化身的景观

最近有机会重新研究斯蒂芬肖尔,杰夫後沃尔,和罗伯特亚当斯·这几位艺术家曾试图挑战他们当时的审美观,他们通过一种业余性的审美或避开安塞尔亚当斯的新风景摄影形式,具有革命性的肢解了主流纪实摄影。在他们那种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的平庸郊区和普通日常街道场景背后的视觉里,我发现有无形的紧张局势和巨大的艺术情感,就像阅读转变人生的行程小说或看了入门性的·“公路电影”才体现得到的。如果我们了解杰夫沃尔在·1969年已经写了他的概念企图蜒“景观手册友那本针对纪实摄影的客观性的批评,我们可以体味到大多数中国的风景摄影创作蜒由于浸润于千年传统文化的酱缸里,从郎静山最早期的作品(1892--1995年)至今,包括今天所谓当代艺术家,都是发自于充满中国形式“山水画”的传统。

许培武的新阿尔帕日记系列里有不一样的山水:主要出发点是从他作为一个水彩画家的出身,另外是从他自己个人过度敏感的心灵。他的风景摄影,相比他最早成名的城市景观作品蜒那充满张力,像阅读战地摄影报道的“珠江新城”,这阿尔帕日记既是一个延续,也是一个突出的创新。培武说,2007年至2009年间,他曾经历过一段个人危机,精神分裂和心灵追求的一个非常困难时期。等到2009年秋天,他走了一个长达2500公里的旅程,从广东跨越云南,贵州到广西,他才能够检回一些平静,是靠了他在荒凉而悲壮的大自然景观里所触觉到的感恩,这成为他自我治疗的关键良药。

许培武“阿尔帕日记”的标题是对他喜欢使用的相机的一种敬意,虽然表面上我们再次回到这安全的和熟悉的地域----纪实摄影,顾名思义只能记录和描述看得见,摸得着的现实,但这篇被我们也称为“龙,马,精,神”的文章,是来探索对构成人生意义的解释,是寻找无形的,非物质性的,透过出现的迹象与符号里,培武看到的感恩,像这样在干燥池塘里死亡中的荷花,在树林中低语的野马,村里人们形成的一个缓慢龙舞,百年老当铺墙上出现的半神半仙,海边雕石的精灵展望着模糊的过去...整个系列带来了的新美观和不一样的风景摄影。

这些被许培武超过五年的追求和探索而收集成的新山水场景,即邀请我们再次深入的超越了表面的比喻和显现,去好好地“看”并发现,仅需要遵循他布置好的指导路线和结构,他精心组成的定向途径。这张培武最早拍到的充满标志性的形像蜒一个穿着戏服的行马女将,背景舞台就是一栋栋的新建的豪华别墅。此类神圣与通俗的共存似乎随处可见,如果我们懂得如何去寻找他们。

该系列启发于培武和我在2006年连州摄影节讨论过的一个想法。那时我们去拍当地农区的瑶族,偶然碰见到一个嘈杂的瑶王葬礼,数公里长一条条的鞭炮隆隆的爆炸声,在令人窒息的烟雾中,印象深刻的是送葬的人群,瑶族男女大小穿着盛装,安静地形成一个奇特而沉默的游行。我们在道路上遇到这个葬礼游行仅仅5分钟前,还参加了一个路边村子里散满酒气的瑶族婚礼。悲伤和快乐先后跟踪,像一个硬币的两面,古希腊的eros(性爱)和thanatos(死亡)。但我们觉得,这样的看法超越了简单的国家地理类的报道摄影缮

这个主题:“龙,马,精,和神”来自中文的“龙马精神”有旺盛的行动力、高尚精神的意义。把四个字分开来,我们得到“龙”,“马”,“精”,“神”,四种概念。加上英文的复数,我们得到更大的潜力领域,有具象的“马”与抽象的“马”,“龙”和“神”等等。这个概念成为解读摄影作品的一个很好的借口,同一时间可以把它看为进入纯风光摄影的散文,或者来探索摄影对非物质和形而上学的揭示能力,没有这些,人生是毫无意义的。它也可是桑德说过的,我们对于“看”,“观察”和“思考”的能力。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一点是,许培武“阿尔帕日记”对中国的“景观手册” 所打下的基础。

 

尚陆
策展人
2010年4月 上海



许培武 -《龙马精神》
       
 
             
许培武
               
 
             
 
             
4色印刷
25x26cm
9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