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斯南1983:在起跑线上的中国

经过漫长的三十年的缺席后,中国终于决定参加奥运会,即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当时杰拉德·兰斯南费尽周折、反复申请后才拿到中国签证,由此成为深入中国运动培训中心和体校的第一个西方摄影师,近距离地观察备战奥运的中国运动员。因此,当1983年中国的全运会在上海开幕,兰斯南就有了绝佳的机会亲眼看到中国奥运会前的热身比赛。在他的镜头下,他将捕获到,在空中或水中,人体在运动中的艰苦,优雅和美。他拍到的肖像照——用他的话说——“那些害羞、踌躇、激情奋发的小英雄”,将使他赢得他六个“荷赛”奖的首一个奖。

兰斯南1953年出生在法国波尔多区,18岁就成为最年轻的报道摄影记者,1978年他加盟SYGMA图片社,开始展开法国内外的不同新闻报道,摄影任务对他来说是观察世界,思考社会转变得最好机会。而他1983年在中国拍摄的影像,对于他日后的摄影创作的演变来说,也是一种准备和热身。超越摄影的分类,无论是他拍过的纪实摄影,如苏格兰城堡,或无国的国王,名人肖像,或者需要大型舞台布景的时尚摄影,兰斯南的作品永远忠于社会纪实,甚至是一种“关注的”摄影。

兰斯南的斯达汉诺夫式的图片产量和他的采访跨度让人印象深刻。从训练营到体育场,从坚硬的混凝土乒乓桌到农村篮球场,再到设备齐全的国营击剑院校,从田径跑道、训泳池至体操场和摔跤地,兰斯南似乎无处不在。在还没来到的北京奥运会之前,没有灿烂烟花和熊熊火焰那样激动人心的场景,1983年兰斯南拍到的上海运动会上那些礼仪红旗游行让全世界看到了社会主义式的盛况,其实这些红旗之前主要使用在政治运动和集会中,如反美帝国主义的运动或文化大革命的大串联游行等。杰拉德·兰斯南最难得的成就是作为首位中国运动员打破世界纪录的目击者, 他看到了上海跳高选手朱建华,在第五届全运会跳过2.38米,象征着中国即将“跨越、崛起”!

兰斯南的风格已经在他的肖像系列里呈现出来,像这个十几岁的小体操运动员,他两手交叉,靠在另一位年纪稍长的体操运动员的身上,大哥哥把他的手放在弟弟的肩膀上,小弟直视镜头,一个标志性的肖像。或者如那些选手在赛跑中满脸痛苦的狰狞面目,或那个跳远选手着陆沙坑时咬紧牙齿的表情,这些美妙的聚焦的特写镜头都是用富士克罗姆(FUJICHROME)或艾克塔克罗姆(EKTACHROME)反转片拍的,那是在数字时代之前,在普天盖地的Photoshop之前了。兰斯南也送给了我们一些无言的礼物,有一位中年教练,他的麻木表情让人想起巴斯特·基顿的脸,他骑着一匹机械马,好像要示范正确的骑马姿势。

引用全球最著名的运动摄影师大卫·伯内特的话:“四年一次,也是摄影师的奥运会。世界上所有最棒的摄影师,都在一个地方,都拍同样的东西。”

可是杰拉德·兰斯南真的在1984年去了洛杉矶奥运会,但他不是跟其他摄影师一起等候在终点线,他在赛道旁边找到位置,抓到了卡尔·刘易斯两脚不着地的飞跑神像。他在2007年重回到中国,拍摄北京奥运会前夕的中国运动明星。一张跳水明星郭晶晶,温柔地躺在布满红玫瑰的跳板上。郭晶晶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两夺金牌,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又拿下两金。另外一个是姚明,最知名中国体育形象大使,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举着国旗的前篮球明星。兰斯南需要用三张中画幅的照片拼起来才能放进姚明的2.29米全身。他虎视眈眈直盯着我们的眼神,是多么激烈和充满力量。这两张图片足够述说中国,一个诱人却又充满神秘色彩的,并以其宏伟的气势生出一种压倒性恐惧的国家。

尚陆

       
 
             
杰拉德·兰斯南
               
 
             
 
             
3色印刷
17.5x12.5cm
9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