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自我的镜像

彝人是怎样吸引了王刚?从最初偶然驻足中国最偏僻的四川凉山彝人区,到后来多次回访,这种动机在某种程度上是否可以和爱德华·S·寇帝斯(1868-1952)完成他的北美印第安人的巨著相媲美?或是有一种对“消逝种族”迫在眉睫般的悲剧警觉?经多项考证,爱德华·S·寇帝斯花了将近30年的时间来纪录美洲印第安人,而王刚仅去了彝区五次(先后于2006年3月,8月、12月、2007年5月和10月),我们不知道王刚还会继续拍摄凉山彝人多久。我们只知道在这个特立独行的人和几被世人遗忘的彝人之间(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是被飞速发展的经济社会所遗忘并无情抛弃的族群)已经建立起一种强烈而坚固的友情,我们知道王刚不只捐赠给彝族孩子数千本书,而且为他们成立基金来建造希望小学。

如果说爱德华·S·寇帝斯是几乎刻意地装扮这些印第安人---让他们穿上旧时的服装--来纪录过去的印第安文化,而不是按照他们的实际状况。那么王刚拍摄的就是根据他所看到的真实彝人。换句话说,他描绘了当时当地的他们的肖像,我更进一步的说,他描绘他们仿佛他们就是他的自我反照。诚然,王刚无意去研究他们的历史,或是他们的不同"部落"和"氏族"身份。他到彝族地区既不是为了人类学的探索,也不是用社会学理论来分析在瞬息万变社会里的少数民族。跟他的同辈对比,例如同样广泛并出色地纪实拍摄彝人的摄影师黎朗和李范,王刚作为一位厉害的肖像摄影师脱颖而出。像黛安·阿勃丝,在运用禄来双反相机时,王刚可能在不知不觉中痴迷于一种重新认识,一种在他所遇到彝人里能找到真诚自我的重新认识。

在他最喜爱的彝族儿童肖像里,我们可以发现一个作为"童年艺术家肖像"的王刚,他甚至把他们与<<蝇之王>>(威廉·戈尔丁,1954)里面人物联系在一起。这从而揭示了他自己的脆弱和相互矛盾的人物性格--既是富有无限创造力的儿童,又是强硬的商人,有魅力却有威胁性,一方面富有感性,另一面精干且野蛮残酷,他是天使脸庞与魔鬼心灵的结合体。他的拿着玩具手枪的彝族孩子可以跟黛安·阿勃丝的拿着玩具手榴弹的孩子,威廉克莱因的拿枪挥舞的美国孩子的照片相联系。当他拍出一张肖像非常像路易斯·卡洛尔(1856-1880年,他曾是一位摄影师)拍摄爱丽丝的照片时,我并不感到意外.我们可以看到王刚在影像文化里所受到的多种影响。

从那些荒野中的彝人肖像中,我们可以发现一个作为"自由艺术家肖像"的王刚,他们对于王刚具有难以抗拒的诱惑力: 他们这种天资随便可以让自己融入元素中,融入动物和植物的世界里,安心地随地躺在荒无人烟的高原上的,在草甸里,在山坡上,在雨中,或在寒冷雾气里, 甚至躺在露天桌球台上。正是这种与大自然的结合显出了王刚对自由的热爱,他这厌恶惯例和不因循守旧的性格,也是激励他多次重返彝区的关键所在。

从他和黛安·阿勃丝极其相似的影像特征中, 我们可以发现一个作为“痛苦艺术家肖像”的王刚,也可以发现王刚对彝人的痛苦具有撕裂般的悲情。他们的痛苦掩藏在“察尔瓦”下面:这些黑色或白色的斗篷或披肩(用羊毛作的简单的服饰,有时边缘带有长流苏-用来户外御寒或挡雨)在摄影中为灰色的基调增强了剧情性的视觉效果。 悲剧的命运, 忧郁的气氛和一种巴尔干蓝调,都体现在年轻和老年人的表情中。有人说,大凉山的彝族在过去基本丧失了生存和受教育的资源,他们的奴隶制观念还停留在五十多年前解放大凉山时:当时的黑彝和白彝对其他社会等级更低的世袭拥有绝对控制权。

在这一系列的强烈、感人至深的肖像中,我们所看到的肯定不是印第安人或一些巴尔干少数民族。这些披着黑色或白色斗篷的大人和小孩们,是天使。有黑天使。有白天使。这些披肩是他们的翅膀。看,这个年轻的牧羊天使趴在他那黑披肩上,手拿着香烟:他那谨素的眼神被他那双在空中愉快地悬荡着的双脚所背叛,因为他躺在令人眩目的悬崖边,身后是壮观的峡谷。另一个黑天使,手中也拿着香烟,立在石头上,像是在准备飞翔。在那无垠远山背景前,有三个角色---这紧裹着的三兄弟显示出不同的表情:右边的黑天使,聪灵地带着调皮的微笑;中间的白天使表情凝重严肃,如同黑帮顾问在谋划着某些秘密阴谋;站在左边披着带有精致花纹的披肩的是团伙的领导,如同紧锁险恶眉头的年轻黑帮老大Tony Soprano。在这里,白色天使嘴里叼着香烟站在一修路机前,这个圆形框赋予了一个光圈, 使他看似披戴着长流苏斗篷的印第安首领,如同从寇帝斯摄影集中直接剪下来一般。最后的这个小天使没有披肩,但却像刚刚剃度的小和尚,在肩膀上挥动着他的衬衫,好像他正在张开翅膀,他是不是在学着飞翔呢?

谁才是真正的王刚?他说当他每次按下快门的时候他又重新发现了自己。他是不是那黑天使,把自己的身体和脸埋藏在一双举起的翅膀里?他是不是这个孤独的黑色侧影,面对着寂静的景色,迷失在深邃的冥想中?他是不是这个披着短披肩的哲学家,凝视着在风中摇摆的枯树?

我们知道天使只是一种隐喻。他们是神和人类间的使者。事实上天使是我们自我意识和灵魂间的使者。王刚的作品反映出他想通过抓住这些荒野彝人的灵魂来滋养他自己,完成重新认识的过程。

尚陆
策展人


王刚 -《荒野彝人》
       
 
             
王刚
               
 
             
 
             
双色印刷
21x14cm
9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