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刚的内像如何“内”?

黑白彝族牧羊人获得“世界新闻摄影比赛”奖之后,王刚发现了美国写实派画家汤玛斯艾金斯(1844至1916年)的作品,并决定开始研究彩色摄影,以完成他所说的主题和背景之间的问题。他选择了艰巨的任务——自然光,通常是在彝族和藏族农村人家里黑暗且深邃中的一丝光线,两个民族间唯一不同的因素是自给农业与畜牧业。

据王刚关于光源的描述,在彝人的住处往往来自屋顶的一个洞,但在藏人的家里,阳光是从窗口或门口照射进来的。前者通常是一道垂直微妙的光束,而后者更像是一个强大的横向投影机,这反映了不同的地理、气候条件和生活方式:彝族人生活在大凉山这潮湿、多雨且分散的高地地区2000至3000米的高度,而藏族人的住处起始于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以适应寒冷及干燥的高原气候。

每一次他喜欢花费极少的时间,最多一个星期。然而他能满载而归,带回的“内”像包含了使用若隐若现的手法,在一片黑暗和阴暗的背景中,放大了服装和脸部的细节。那部分彝人用羊毛或麻做成的查尔瓦斗篷以及藏人的念珠和辫子作品,正是我们看到的一种人类肖像,超越了那仅仅是识别作为“彝”或“藏”(西藏)。他们也可以是玛雅人或阿兹特克或阿散蒂土地或其他高原人。王刚只是希望我们能够看到真实的他们,因为他们就是“艺术主体”,值得坐在他的照相机前,并且他希望分享当他发现他们最有威严时的激动心情。和其他拿着“步枪相机”来“狩猎”异国情调的少数民族的摄影师不同,王刚的照片“拍摄”是严肃的摄影,唯一的目的是符合他记忆里荷兰学校的绘画或19世纪美国学校的写实派油画。

显然姿势、背景和家里的静物都是精挑细选后才进入镜头里的。我们仍然远远没有陈词滥调和成见,远离国家地理或其他任何画报或旅游杂志。有时尝试是一点自我意识,是犹豫不决,学术构成的边界标志,其中有些可能符合“沙龙摄影”,但即使王刚已经拥有的那独特风格,感谢他自己的想象力,文学和哲学文化。他的天赋是不可否认的人像摄影有他自己的方式和他自己的风格,混合的宏伟(对于那些熟悉中国武侠文学)和(下意识)宗教(对于那些基督教肖像文化),但显然是“现实主义”,行使传达一个不折不扣的时间,失去空间印象,仅仅是精神上的振奋,超越我们自己的“内政”。


尚陆
策展人


王刚 -《内像》
       
 
             
王刚
               
 
             
 
             
四色印刷
21x14cm
9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