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武功的“见龙在田”意义何在?

身为陕西摄影学派的资深纪实摄影大师, 胡武功关注四类主题:麦客,关中平原上的农民,乡村基督徒,和他的故乡——西安古城。作为一个孕育了中华民族的黄土地的子孙,胡武功1967年进行了他的首次拍摄。自那以来,他从未放下手中的相机。他积极的引领陕西摄影协会,举办过多个展览,出版过多本画册,是最大型的中国纪实摄影展《中国人本》的主策展人(该展览现仍在世界巡展中)。
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力图从一个简单的角度来解读普通人的心理,并毫不修饰的记录农村生活。这是我30年来投入全身心所追随的使命。春播和秋收时,我化身农民来到田间地头。我完全沉浸在农民的生活中,和他们一起过年,一起去庙会,一起睡在炕上。在火车上,我和麦客们坐在一起,也跟他们到田野里拍摄。与外来民工一道,我深入现场,进入矿井,睡在矿工的小屋里。我目睹农夫在教堂门口喂猪,在十字架下炼铁,与躺在按宗教习惯装饰的棺材里的逝者道别。我可以感受到工人生存的不易,以及他们努力生活下去的勇气。我看到他们喝从打入地下十几米的井中汲取的苦水。我欣赏过乡村生活的宁静,农家父子闲时荡荡秋千。我还见证了一对年轻人的婚礼。他们在身上披着一块毯子拜天拜地。我想说的是,总而言之,我崇敬黄土地上的人们,因为他们的自我牺牲和面对任何情况时的坚韧不拔。既谦卑又骄傲,既无所畏惧又充满哲理,这就是他们生活态度的最好写照。”

本次展览是一种胡武功精选:有使他成为一位人本摄影家的最好的黑白纪实照片,还有他罕为人知的彩色风景影像, 包括没展过的照片。这些并非普通的风景摄影。也许和美国“新地理学”(*1)有些相近,信奉“从平淡中发现美的摄影胡武功的不平凡的风景在于那些的石像的出现而脱颖而出。因此某种程度上它更接近于“被人改变了的风景”(这是1979年由罗伯特·亚当斯,史蒂芬·朔尔,刘易斯·巴尔兹,尼古拉·尼克松 所参与的一次展览的副标题)。在胡武功的被人改变了的风景里,一种简朴的美和 秋日光线的哀愁渗透到这些唐代皇陵的遗迹中。与复活节岛或者希腊、罗马的遗迹不同,陕西关中的遗迹是农民及其子孙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胡武功对于这些拥有两千年历史的残旧石头守陵人、石马和石狮子的收集,也迥异于以Berndt & Hilla Becher贝恩特和希拉·贝克尔夫妇为代表的德国学派的系统化积累。这些石头虽然沉默着,却叙说着一个个故事。 这是实实在在的风水景色,是形形色色的王孙贵族的墓地。再引用高朔勒(Christian Caujolle *2)的一句话:“好的照片总是跟死亡有关”。 而这些石像代表了胡武功称之为“黄土地上的中国人”的精神(*3),是留在今天的我们中的古代文明和历史的印迹。这些对逝去已久的帝王陵墓沉默的守看者,就是被考古学家诗人谢阁兰(* 4),当他在“古中国两个基本省”(陕西,山西)发现了这些大石雕时,称为“代表中国的坚实和庞大的原始意义”。不幸的是这个“坚实“的遗传在当今飞速现代化的中国面临越来越大的被抢劫和掠夺,加剧的农产加工业化,土地改革,迁拆,房地产开发的威胁和绝望的危害。
但同时,胡武功用追随在田野中玩撒的小孩 -- 由父母悉心照顾下的孩子们,用同样的眼光,柔和而泰然自若的来观着它们。似乎他想对他们在说,如果你记住你们的祖先是谁,来自何方,你们的这条长长的血统,无论贵族还是农民的渊源,都是造成今天的你们, 让你们成为明天这块广袤土地上的领导人,并在不可思议的速度变化中 的星球上的良好世界公民。

在有关变更的宝典,《易经》第一卦,第九行二段中写道:“见龙在田,利见大人”。这句话在胡武功的摄影中可以解读为:如果你能在周围的寻常事物中看到美和灵魂,你就有会成大事的潜力。

迎接新年还有什么比这更好?

 

尚陆
策展人

2011年1月



胡武功 -《见龙在田》
       
 
             
胡武功
               
 
             
 
             
4色印刷
21x14cm
128页